“为什么小诗的身边只有我一个人,小诗却仍然在想别人呢?”
大概是两周前,神诗被之前的一名同班男生哄得得意洋洋,发了一张只穿着长筒袜、以及全身布料加起来都没袜子多的一张自拍给了他。结果第二天,一名和那个男生没有任何交集的女同学就发来那张照片,问神诗这是她吗。
现在全班都知道自己休学在家,一天到晚除了和一个来路不明的女生翻云覆雨,就是发色情自拍随便勾搭男生。这样的自己真的离返校遥遥无期了。明明在上学的时候这种请求理都不会理一句的,为什么我会——
“就算没有别人,也还是在想别人吗?”
澪希不愠不火的追问更加让人心烦。
“对对对,我早就说过了,我就是这种恶劣性格的人。倒是你,不过是个蹭吃蹭喝的东西,我都说了我不是同,你哪里来的立场在这里问问问啊?”
神诗破罐子破摔地说了。
而澪希还是没有那种大为失望的表情。
“你真的是要那种廉价的虚荣心的人啊。”只是这么淡淡地说了一句,坐在床上晃荡着脚丫。
一种无法控制的愤怒从神诗心里升腾起来,什么都不想管,不管被质问会怎么样——
澪希的脖颈扭转过去,因为头部遭到的强烈冲击力带掣着。神诗甩了澪希一记耳光,浑身颤抖地。
然而澪希仍然只是那种不满的表情,呆毛一左一右地乱甩,“我说,小诗真的觉得我非要生气吗?”
房间静默了一会,
“不要说这种怪话,我烦。”
“被出轨了,就应该很生气吗?”
“不然呢?”因为自知已经任性到了极点,神诗讪讪地搭进了话题,“你不是觉得是我女朋友吗?”
“也不是说不是……”澪希倒一下子不太好承认了。
“我只是不觉得我想把小诗变成我的……我其实更喜欢这样!”澪希突然一步跨上窗户,掀起内衣露出饱满的小馒头,对着前方全居民楼高声喊话。
“想看小诗喷水!!!”
“你干嘛啊!!”

澪希被神诗一把拽到地上,两个人重重跌在坐一起,“水”字的回音在楼谷间回荡,传进两个人的耳朵。惊魂方定,澪希回过头吐吐舌头:“很刺激。”
“被发到网上就完蛋了啊!”神诗缩着身子,嘴咬着澪希的肩膀说道。

“总之……虽然我最亲密的人是小诗不假,但是我确实没有那种该生气就生气的技术。”
“对不起。”神诗还是不太敢直视澪希,手指硬硬地抓着裙摆,“我确实是个只想着自己的人。”
“嗯……”
“那为什么刚才打我啊喂!”澪希的呆毛突然通电一样支棱起来,一口咬上了神诗的手,两颗虎牙毫不留情地对着皮肤钻进。
“放过我吧啊啊——”
“才不行,我要咬回来!”
“只准需要我!”
“对不起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