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D 少于谷堆
神诗因为自私和怯懦而始终爱不了人,精神日渐空虚,她不知道人为什么是人,为什么自己不能想象一个玩偶是人。于是在澪希的同意下,她把澪希关在一个充满着核辐射蓝光的罐子里,身体在一周之后逐渐溶解,而面对草莓果酱一样的血人肉糊,神诗唯一想知道的就是,人和尸体的最小限度究竟是什么。

ED 器官有一具身体
澪希掌握了轻易让神诗破防的技术。虽然每次总是失去理智的神诗把澪希骑在地上打,但卧倒在地的澪希会面带不易察觉的笑容——那是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自得。神诗起先是乱摔枕头,后来是摔会碎掉的东西。而在发泄到精疲力尽过后,澪希会温柔提醒她其实早就心知肚明的事情:这样任性的她更不可能被外面接纳了,扭曲的自己已经离不开澪希了。

ED 天使降临到我身边
神诗回到学校继续念书,尽管校园生活就像一台冷漠的摩登机器,而机器的缝隙中无处不隐藏着小团体的沉重气氛。但每天深夜神诗走出校门,都能看到远处一个奶茶色的身影。她通常正坐在台阶上,一对脚趾互相拱成尖尖消磨时间,但看到神诗呆毛就会支棱起来。神诗在同学们羡慕与议论的气氛中,挽着澪希骨感的手臂,有说有笑地回家。直到上了大学她们都在同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