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神诗打开卧室门,看到被子鼓了个包,微笑着静音接近。足够近一下子撩开被子,澪希就躲在——被子里只是另一卷被子?还没等神诗反应过来,澪希就从门后扑了出来,大叫“你上当了”,两个人在地上扭成一团。

◎神诗注意到澪希的目光会回避镜子,她似乎对同为美少女这种事没有自觉,甚至对脸感到自卑什么的?……隔天神诗就以试衣服为名,把澪希带到衣柜的全幅穿衣镜前,澪希果然目光逃动、做出微微抱紧身体的防御姿态。神诗很愉快地轻压住澪希的脸,迫使她直视镜中的少女,而自己在背后给澪希梳头,偶尔用指头刮刮澪希的肚子或者欧派。

两人趴在镜子上做过一次。

◎有次神诗对一个给自己照片发了很恶心评论的人恶语相向,然后被疯狂扒住址扒家人发骚扰邮件。恐惧的神诗一直在咬澪希胳膊,希望澪希鲨了她。澪希只是接过神诗的手机关机,然后和神诗过了一周不出家门不上网的纯粹二人世界。最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

但澪希还是0。

◎澪希比较喜欢糖葫芦。
包裹着冰糖壳的山楂吮吸进口中,只要一处冰糖融化,整个玻璃一样的壳都会向内塌陷,碎的糖片和冰凉凉、同样易碎的酸果肉混在一起,然后咬上一口。
“越过线的感觉。”

◎神诗喜欢草莓糖浆,澪希(随便想的)生日那天,神诗用草莓糖浆绘制了两个人名字的糖画,粉色的,带着小爱心,连着做了九个,然后强迫澪希全都吃了。
神诗希望有天自己被反攻的澪希扣到昏迷,丢进草莓糖浆的锅里冷凝,成为永远永远的粉色琥珀。

◎神诗把澪希当成下楼去买外卖不送或者很贵的吃的的跑腿机器,但是澪希总会在路上吃两口。

◎出门的神诗会穿得比较端庄,还会给澪希弄一两件衣服。两人在门口放下购物袋翻找钥匙的时候,也是静立在一起目光相处的时候。神诗偶尔会来感觉把澪希控在门板上开扣,最开始是反应不过来,后面是逆来顺受,澪希只是手握紧门把手、脚趾抓地不叫出来。

澪希跟神诗畅想过,两个人在楼道里这样没羞没臊的时候,有另外一个路过的扑克脸女同见状把她们都扣了,澪希一直都是0所以无所谓,但是神诗就肯定自尊心高接受不了,还是一直在自己的0面前被……神诗就把澪希关在了大门外,以澪希答应当一小时座椅作为道歉而告终。

◎某天周末,神诗邀请澪希去商圈做按摩。神诗在设计讲究的靠垫里快睡着了,呼吸随着舒缓的音乐放缓,一套做完,手部、颈部、足部都清爽有加;而澪希对被别人服务这件事感到非常不安,被多次道谢的按摩师安抚澪希放松享受就好。

◎某天晚上澪希去卧室找神诗,神诗只是卧着背对着澪希,要求澪希下楼去给自己买素的麻辣烫;澪希回来又被漫不经心地说,还想要一瓶可乐,刚才忘记说了,很累的澪希乱叫了一会又下去了;回来开门看见神诗站在门口,神诗问澪希如果她还想再让澪希买点别的上来,澪希会怎么样,而澪希在发呆。神诗泪崩说她就是想把这些东西都扔了,但是又被什么阻止了,即使澪希终于被气到了,自己也没办法觉得被爱——
澪希给神诗咬自己的胳膊。

◎入冬,澪希想和神诗戴一条围巾,神诗允许了。然后澪希乱走乱跑,神诗经常毫无预兆地被拽到脖子,被勒到脖子。最后神诗把围巾全拴在了澪希脖子上,自己牵着。

◎在和神诗还不太熟的时候,澪希去神诗家都会挂个牌子,“本人仅供贴贴使用,不得将本人用作寄托用途,请于到家24小时之内送别。”

◎澪希和神诗下二十层楼的电梯,在门前等候时产生了某种默契,于是一进门就——
二十层神诗用吻把对方钉在角落,十五层楼澪希已经被压在身下了,十层楼两个人都紧绷身体克制着动作的幅度,怕冲击了电梯,五层楼的时候即使昂着脖子也控制不住地叫了出来。落地开门时,澪希已经用衣服和皮肤擦拭好战场了。

神诗觉得自己被澪希带坏了。

◎调查澪希改造后表现的社区工作人员来时,只有神诗在家。
“她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“普通朋友。”
“你们住在一起多久了?”“六七个月吧。”
“她平时的收入来源是?”“没有,在我家吃饭。”
“有群众反映你们晚上的动静很大?”“对不起,以后会注意的…”
“…能说明一下那个「与户主子女存在事实婚姻关系」是什么意思吗?”

◎神诗很容易就认出了那个坐在空调外机上的女生。
头发凌乱、衣衫不整、眼神中透露着无所事事的颓废,用宽大的脚掌踩着空调旁晾着的拖把杆,心不在焉地玩弄着。
脚底虽然灰扑扑的,不过有种潮润的感觉,是那种容易出汗的体质吗?……神诗克制住了刮一把澪希脚底的冲动。

◎问到死掉之后想怎么做,澪希很畏惧公墓。很多黑色的墓石长得都一样,工整、密集地排布在一起,澪希会想起死气沉沉的工厂或者监狱。在那里什么事情都终结了。

澪希不想开死亡证明,让神诗偷偷把自己火化了,然后做成神诗一个人的首饰什么的。

◎神诗想睡在草莓琥珀里,想在银河系外的行星上有一座陵墓。

“还以为小诗会想要那种风光大葬,整个小区里都是大花圈……”
“太俗气了!在想什么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