澪希的身体很是饱满,即使偏大的脚丫常年光着,夹住的感觉仍然如同蛋白般富有弹性。而神诗是那种柔顺的美,涤棉料子抚摸过她的曲线,留下的褶皱都是与肌肤恰到好处的摩擦。澪希从没想过连衣裙也会这么涩。
为什么会同时产生这样的想法的话,她们此时就陷在同一张软床里。澪希已经赤身裸体,催促着神诗也要等价交换。虽然两个人都不觉得自己是弯的,但是当被对方占据全部的视野时,就明白了一切的一切。
更早也不是没有坦诚相待过。澪希脸颊微红,不敢直视镜中那个发育良好的美少女。久违的扣罩感护住胸部——小了一号——当意识到笑意被察觉时,环至肩后的力道也报复性地加了几分,神诗正在给澪希野生了一年多的乳房系上文胸的带子,那是神诗用过的款式。澪希已经闻到了神诗特有的香薰气味。别人的身体不干净,但是与神诗的衣物肌肤相亲就只像睡在天堂的云朵里,即使被正常人的衣服拘束也不在意,即使是来自她的胖次——
不走心脱下的衣物堆成套筒,神诗柳条般的手指尖挑起了澪希的雪团胖次,捻的是两腿夹缝最薄的那一处,稍微搓搓就捻出了预想之中的水分。
“弄脏了呢,我送给你的内衣。”神诗愈加摩擦着澪希的羞耻心,明明是大小姐的百分百微笑,但被揉捏着潮气腾腾的内裤,澪希混乱得只剩下哆嗦了。
“本来就是小诗害的……”胸中的气团不可抑制地要呵出来,澪希虽然硬撑着反驳,但是,但是……
“是吗?”神诗轻轻给了澪希的小樱桃一记弹指,立挺挺的它像弹簧一样弹着。“你的身体可什么都告诉我了哦?”
“唔呃呃呃不!”好像小樱桃是什么开关一样,澪希从神诗的身体下暴起,死死地吻堵住神诗的嘴,呻吟的声音分不清是说不出口的焦急,还是快要烧干的欲火。澪希偏执地只哼哼出一声高一声低的“不”,无论神诗怎么扣击澪希的敏感点。

热水器沐浴的蜂鸣声响着,事后的两人沐浴在静默的水流中。先洗好的澪希裹着浴巾就跑出去了,脚底拍在地板上隔几步就一滩的清液上。液体的主人仍在浴室中冥思。
啊,果然,make love这种事做多少回都是不够不够。走到浴室的路全靠澪希搀扶,而余波未平的自己却只觉得都秃噜秃噜出来很舒服。
好淫荡的想法。不过它确实是平静地流过心中的。搞百合是自己的天性吗?还是美少女的肉体本来就是不被定义的桃花源?
绝不只是抒发性欲。
一种焦虑陡然而生,心流中断了。

“希酱,浴巾给我——”
“我在穿啊喂——”
“快点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