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想闻一下神诗的百奇棒啊。
澪希一大早上就在门口脸贴地板趴着,神诗对这样不可思议的行为因为是不可思议的澪希而放松了警惕,在跨越她准备去刷牙的时候,穿着黑色及膝袜的腿被澪希一把抓住了。
这个触感果然没错,之前和神诗牵手的时候,仅仅是指尖搭在她手背上,就有陷进微凉的白玫瑰瓣的感觉。神诗的腿与其说修长不如说可爱,袜口微微向内勒进小腿肚子,黑色与肤色的碰撞格外吸引自己把目光落在她的腿上。
就连捏起来的手感也是即时即刻地有肉感,简直是生足中的青轴键盘。虽然神诗对袜子的品味一向是密而厚为妙,但是脚跟的弧度还是会把这一块的布料抻长,透出肤色吹气般的白皙的亮光。
内向的神诗一定从来不脱袜子,那么一天的体香都会吸收在上面吧,澪希的鼻尖贴着神诗小腿肚子上轻滑,呼吸到了慵懒与清新的气味,那是让人放松的体香融化了,果然就该属于那样清秀文雅的外貌。但是在这样的气息中还是有某种不和谐的味道,顺着腿线越往下嗅就越明显,上次和神诗去吃茶点的时候也注意到了,比起毫无坐相的自己,小诗的坐姿如同播音员一样标准,但是却在桌子下的黑暗空间里把两脚搓来搓去,房间里回响着微妙的丝纱摩擦声。好想看看散发着厨房酱料打翻一般的袜子里,小诗的脚到底坏掉到了什么程度。从神诗又惊又恼放圆的瞳孔中,澪希的脑海浮现了培养皿的画面。把及膝袜足底翻在面前时,被汗渍得深浅不一的黑色似乎印证了这一点。
在这住暴风雨前的平静中,澪希发出了享受的声音。
“滋溜。”
“给我死啊!!!”

在事件结束后,神诗把新洗的袜子挂在了阳台上,漆黑的色团上斑驳着干结不掉的暗红色。而澪希仍幸福地趴在门口,虽然一动也动不了了。